歷史沿革

早期北方游牧民族歷史的長廊 根河市境內發現的新石器時代巖畫及早期北方游獵民族祭祀遺址,可以讓人們真切的感受到曾經在大興安嶺森林中生活的北方游獵民族的歷史印跡。 戰國、秦代為東胡駐地,漢代為匈奴左賢王庭轄地,三國、兩晉南北朝為鮮卑部落聯盟東部轄地,隋唐時期為蒙兀室韋部落駐地,金代為扎答蘭部和弘吉剌部駐地。 中國最后的狩獵部落 唯一飼養馴鹿的鄂溫克人居住地 17世紀中葉,使鹿鄂溫克人從俄羅斯的貝加爾湖流域的勒拿河一帶游獵遷徙到額爾古納河流域,一直在大興安嶺根河市境內游獵遷徙、放養馴鹿。他們在生產生活中創造了使鹿文化、游獵文化、薩滿文化、樺樹皮文化,凝結了森林民族文化乃至人類早期文化的歷史,觸摸見證了中國北方原始文化的脈絡。 中國與北極圈文化交流的窗口 敖魯古雅使鹿鄂溫克人是中國唯一放養馴鹿的族群,其獨特的民族文化與北極圈民族文化類型完全一樣;使鹿鄂溫克人將馴鹿的放養地域從北極圈延伸到亞洲的最南端——北緯52度。生活在這里的鄂溫克人遵循“敬畏自然而遵從自然”的理念也正是北極圈文化的核心理念。 內蒙古唯一的純林業城市 全國森林覆蓋率最高的旗縣市 20世紀50年代,國家作出開發大興安嶺的決定,大批林區開發建設者從全國四面八方來到中國冷極根河,頂風冒雪,戰天斗地,形成了突破“高寒禁區”的大興安嶺精神。隨著林區的開發建設,根河市逐漸興起并累計為國家提供6300多萬立方米的木材,為新中國建設做出了積極貢獻。根河市是大興安嶺的生態核心區,把生態立市作為第一項工作重點,綠色生態產業將成為根河市最大的產業。在執行生態保護和經濟轉型總體規劃過程中,正以文化的視角、產業的思維來重新審視這片沃土。刷新傳統的森工文化、發掘神秘的使鹿文化、整理古老的游獵文化、彰顯鮮活的生態文化、開發獨有的冷極文化、弘揚悠久的歷史文化,努力實現文化軟實力增強,社會穩定發展、經濟成功轉型。以其華麗的姿容和優越的生態價值,屹立于我們偉大祖國的北部邊疆。 三國、兩晉時期,大興安嶺東西皆為鮮卑人的轄區和勢力范圍。    北朝時期(公元386年至581年),大興安嶺以東分布著烏洛侯等室韋諸部。太平真君4年(公元443年),北魏朝廷根據烏洛侯人的報告派中書侍郎李敞到“祖廟石室”祭祖,并在石室刻有“祝文”(該“祝文”由呼倫貝爾盟文物所米文平等人于1980年7月30日發現)。“祖廟石室”后來被稱為嘎仙洞,嘎仙洞距根河境域直線距離僅100公里。證明此地區為拓跋鮮卑始祖長期棲息之地。    隋朝時,突厥逐步衰落,東北部的室韋、靺鞨各民族尚未形成強大的實力與之抗衡,他們也都被中原地區的古老文明和隋朝的強大所吸引。于是,派人員朝貢,請求冊封。隋朝在邊遠地區設立羈縻府、州予以管理。呼倫貝爾地區為室韋民族領地。此時,室韋曾派使臣兩次朝貢。室韋酋長于大業年間曾隨同突厥啟民可汗在現呼和浩特北部的啟民牙帳中拜見了隋煬帝。室韋分為5個部落,即北室韋、南室韋、缽室韋、大室韋、深末怛室韋。根河流域生活著深末怛室韋部落。    唐時期,在室韋地區設室韋都督府,并任命少數民族部落首領為都督。室韋分為20余部,居住額爾古納河沿岸者為西室韋、大室韋、蒙兀室韋。蒙兀室韋,生活在大興安嶺北麓、額爾古納河下游以東地區,即主要游牧于今額爾古納市、根河市境內。朝廷在東北設立“平盧節度使”,以軍事實力控制局勢,邊疆穩定,經濟得以發展。此時,室韋諸部與唐朝關系更加密切。今嫩江流域及大興安嶺內外均納入唐朝版圖。    7~8世紀,大興安嶺以西地區曾先后被突厥人和回紇人占領過,為突厥汗國和回紇東部邊地。9世紀末和10世紀初,嶺西地區逐漸成為烏古敵烈及塔塔兒人的駐地,大興安嶺嶺東地區成為契丹人的勢力范圍。    遼朝(907~1125年),是中國五代十國和宋朝時期以契丹族為主體建立,統治中國北部的封建王朝。遼朝原名契丹,后改稱“遼”。公元907年,遼太祖耶律阿保機統一契丹各部稱汗,國號“契丹”,918年定都臨潢府(今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南波羅城)。936年南下中原,攻滅五代后晉后改國號為“大遼”。983年改為“契丹”,1066年改為“大遼”。遼朝全盛時期疆域東到日本海,西至阿爾泰山,北到額爾古納河、大興安嶺一帶,南到河北省南部的白溝河。大興安嶺嶺東地區歸上京道東北路招討司管轄,大興安嶺嶺西歸烏古敵烈統軍司管轄。    金代,大興安嶺嶺東地區歸蒲與路管轄,大興安嶺嶺西地區歸東北路招討司所轄。    公元1214年,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草原后,大興安嶺嶺西為其大弟弟拙赤·哈薩爾和二弟合赤溫·額勒赤、三弟貼木哥·斡赤斤及德薛禪家族的封地;大興安嶺嶺東地區后來也逐漸成為貼木哥·斡赤斤的封地。今黑山頭鎮古城遺址即拙赤·哈薩爾故都。    元代初期,呼倫貝爾地區仍為諸王封地。1288年至乃顏、哈丹叛亂平定后,諸王封地納入行省,大興安嶺嶺東地區劃入中書行省泰寧路、遼陽行省山北遼東路和黑水府達達路,大興安嶺嶺西地區劃入嶺北行省和林路。    明朝建立后,北元(蒙古汗國)退守蒙古草原,并以察哈爾部為宗主部繼續統治蒙古草原,呼倫貝爾為北元東境。1439~1454年,遷徙到呼倫貝爾的為蒙古族阿魯科爾沁、四子、烏拉特、茂明安四部。大興安嶺東麓為阿魯科爾沁部牧地,其余三部牧地在大興安嶺以西直至尼布楚的廣闊草原上。 十五世紀初,明朝在邊境地區設置都司、衛所進行控制。呼倫貝爾地區由奴爾干都司下設的一些衛所管轄。嶺東由布爾哈衛、阿倫衛等管轄,嶺西由斡難河衛、堅河衛、哈刺孩衛及海刺兒千戶所管轄,根河地區為堅河衛管轄。    1616年,后金建立。1630年和1633年,居住在呼倫貝爾地區的阿魯科爾沁、烏拉特、四子、茂明安部先后歸服后金。1635年前后,按照后金政權的指令,生活在大興安嶺嶺西地區的烏拉特、四子、茂明安三部陸續向西南遷移至烏蘭察布草原,阿魯科爾沁部前往赤峰市。    順治年間(1644—1661年),沙俄軍隊入侵中國黑龍江流域的廣大地區,世代居住在那里的達斡爾、鄂溫克、鄂倫春等族人民被迫遷至黑龍江南岸的嫩江流域居住。他們在諾敏河、阿倫河、音河、雅魯河、綽爾河、濟沁河流域從事簡單農業和漁獵生產。為了加強管理,康熙年間,清政府將達斡爾人編為3個“扎蘭”,將鄂溫克人編為5個“阿巴”,直屬清中央政府藩院。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清政府在嫩江西岸宜臥奇后屯設立布特哈總管衙門,設副都統總管。《中俄尼布楚議界條約》簽訂,確定額爾古納河東岸屬中國,西岸屬俄國。    雍正五年(1727年),沿額爾古納河設置18座卡倫,管理邊務和內政。雍正年間設呼倫貝爾副都統府。    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設吉拉林設治局,管理境內行政、邊務事宜,1912年廢。    1920年,設室韋縣和奇乾設治局。    1921年,奇乾設治局改奇乾縣。    1930年,室韋縣府由吉拉林遷至河塢(今蘇沁鄉)。    1932年12月,“滿洲國”民政部將室韋、奇乾二縣劃歸偽興安北省管轄。    1933年1月1日,“滿洲國”取消室韋縣和奇乾縣,改為辦事處。同年7月12日,將原室韋縣境劃為額爾古納左翼旗(習稱東額旗),旗公署設于奈勒穆圖(今三河鎮);將原奇乾縣境劃為額爾古納右翼旗(習稱西額旗),旗公署設于吉儒穆圖(今奇乾鄉)。    1945年8月9日,偽滿政權垮臺。8月10日,蘇聯紅軍進駐三河街并成立了維持會。    1946年,經呼倫貝爾自治政府批準,成立了額爾古納左翼旗公署和額爾古納右翼旗公署。 1947年11月,中國共產黨派呼倫貝爾工作團進駐三河街。    1948年2月16日,經內蒙古自治政府批準,將額爾古納左、右翼兩旗合并為額爾古納旗。旗政府設在三河街(今額爾古納市三河鎮)。    隨著大興安嶺林區開發,根河鎮、好里堡鎮、得耳布爾鎮、金河鎮、牛耳河鎮于1955~1959年相繼成立,1961年8月以前由喜桂圖旗代管。1961年8月,額爾古納旗政府遷至根河鎮,接收了原喜桂圖旗代管的根河、好里堡、得耳布爾、金河、牛耳河5個鎮和阿龍山、滿歸2個地區。    1966年4月1日,國務院批準撤銷額爾古納旗,設額爾古納右旗和額爾古納左旗。額爾古納左旗政府設在根河鎮。    1969年8月1日,額爾古納左旗隨同呼倫貝爾盟劃入黑龍江省。1979年7月1日,額爾古納左旗又劃歸內蒙古自治區。    1994年4月28日,國務院批準撤銷額爾古納左旗,設立根河市。
觸碰右側展開
网上投注